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A智库 >观察 >

把“今天不开心”说两万次,她成了网红

源自:歪楼 作者:小葱妹子 发布时间:2016-02-22 14:00
分享到: 

“我称她为‘so sad today’,她是我,她又不是我。我创造她是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感觉良好。她诞生于一种情绪上、精神上和身体上的黑暗,她反映了我想跟其他人沟通的核心欲望。但我不敢直面世界,我选择藏在这个社交面具之下,似乎有了它,我就会被世界所接受。”

  大概10年前,那个身高和性向老被拿来开玩笑的郭敬明写过一本小说,名字叫《悲伤逆流成河》。

  书刚出版的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理应是四娘作品的目标人群,我对它的印象却只有6个字:怎么那么矫情。

  老将“悲伤”聚焦放大提在嘴边的人应该都是找虐体质吧?然而还真的有人迷恋这种半死不活的感觉。例如这个名叫“so sad today”(今天好悲伤)的Twitter账号,就是其中之一。
 


 

  “so sad today”从2012年出现,一直到现在坚持每天更新,已经收获了超过30万粉丝。

  30万并不算是特别吓人的数字,在浩瀚的互联网宇宙里只能算是个小V。然而粉丝里竟然还有水果姐Katy Perry,以及常常把人吓一跳的Miley Cyrus。

  所以这个悲伤的账号每天都在发什么?

  “我有病,我不喜欢我自己”:
 


 

 

 

 

 

  好像还病得不轻:
 


 

 

 

  有时根本就不想跟人来往:
 


 

 

 

  要称这个地方为“情绪黑洞”也没什么不对,因为如果把“so sad today”的推文看下去,不论是不是真loser,你的阴暗面都有可能会被唤醒——好像偶尔,我也会有这种感觉啊。

  但她又不只有惨兮兮的负能量,有些说来可爱,还带着黑色幽默:
 


 

 

 

  甚至连创业的人生方向都想好了:
 

 

  以各种姿势沉浸在悲伤中,躲在这个账号背后为你直播这一切的正是Melissa Broder。

  Border其实是个写诗的妹子,大学学的是英语语言,之后再读了个硕士,对遣词造句自然十分在行,已经出过3本诗集。
 

Melissa Broder

  文人总是容易悲春伤秋。话不多说你也能猜到,Broder自己就患有抑郁和焦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因为担心火灾或大屠杀会突然发生,她常常愁得吃不下饭。才十来岁,她就已经要服用抗焦虑药物,还一度厌食。

  2012年秋天,Broder的情绪酝酿、积攒,膨胀成张牙舞爪的怪兽。这种内心的拉扯甚至影响到她的工作。

  某天,她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久没有用过的twitter账户,打开,登录,在键盘上飞快地敲下憋在肚子里的黑暗,发送。一切完成过后,她长舒一口气,多巴胺占上风,算是稳住了又一次的情绪崩溃。
 


 

  那条冲动的推文发出没多久,Broder就多了10个粉丝。感觉还不错,她于是决定写诗歌以外,也以这种140字的短小精悍来宣泄。

  谈人生,谈自我厌恶,谈社交障碍,谈复杂缠绵的男女关系,没有结果的爱,以及一切可能会打败一个人的念头。因为可以匿名躲起来,Broder觉得这个空间特别自由——毕竟朋友圈里人人过得外表光鲜而克制,没有人会真把自己糟糕的一面展现出来。

“我不滥药、不酗酒已经10年了,Twitter是我最后的药物。我需要这种快感,我需要逃离。”
 


 

  青少年粉丝越来越多,Broder觉得很有趣。渐渐,她也会以16岁少女的口吻发推文。当然,这是个悲伤、任性又叛逆的少女:
 


 

 

 

  甚至有点失败,连同龄人擅长的技能都没有熟练掌握:
 

 

  她喜欢幻想,需要爱情:
 


 

 

  但好像并不怎么顺利,也极度不安:
 


 


 

 

 

 

  像夜深无法按捺住欲望的年轻人一样,“so sad today”这个少女也会发“性爱短信”:
 


 

 

 

 

  将一切未能解决的苦恼交给占星,却从未得到过积极的回答:
 


 

 

 

 

 

  两万多条推文,勾勒出一个悲伤纠缠、叛逆黑暗的少女形象,读起来就像剥洋葱一样又丧又过瘾,难怪水果姐和麦粒都忍不住要关注。

  少女心事写多了,Broder有时也会有错觉,觉得自己还是16岁。“有一次我遇见一个很酷的女孩子,又高又瘦,她对我很不礼貌。我把这件事写出来之后得到了1000个赞,我瞬间觉得得到了发泄。”
 


 

  “so sad today”网站主页,粉色矫情,黑色灰暗,这色调正正就是少女的心思

  这种不开心的奇怪风气越传越远。后来在2014年12月,Vice邀请“so sad today”进驻设个人专栏,谈焦虑谈抑郁,谈各种不敢摆在台面上的情绪,一直到现在:
 


 

  2015年5月,在跟出版社商量过后,Broder决定不再匿名——因为,她要把这些矫情又丧气的推文整理写成散文集《So Sad Today》了。
 


 

  有人质疑她只是把“so sad today”当作一个品牌来运营。在公开身份那天,Broder这么说:

  “我称她为‘so sad today’,她是我,她又不是我。我创造她是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感觉良好。她诞生于一种情绪上、精神上和身体上的黑暗,她反映了我想跟其他人沟通的核心欲望。但我不敢直面世界,我选择藏在这个社交面具之下,似乎有了它,我就会被世界所接受。”

  “跟所有的网红一样,她也只是一个面具而已。但我爱她。”
 


 

  散文集要到2016年3月才正式出版。当时还有人问她,到了那时,你觉得大家还会悲伤吗?

  Broder告诉《滚石》杂志说,“我当时想的是,喂哥们,悲伤是普世的啊,这又不是网络热词。”


 

  不知道其他那30万粉丝怎么看,而我莫名其妙爱上了她这句话。

源自:中华广告网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评论区域
1997-2017 华广传媒版权所有
华广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网络广告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6号

京ICP证140572号 电子公告审批[2002]字第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登记备案号 1101084037    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2001]字第361号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高井甲8号星立方 创意中心F5-01房屋     联系电话:010-68292920 /68292921/6829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