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A智库 >观察 >

纸媒未死,新媒体亦需重塑

源自:i黑马 作者:李玉杨 发布时间:2017-03-30 09:53
分享到: 

纸媒亦代表着专注于严肃新闻的传统媒体人,在新媒体的侵蚀下确实被动不已。

在上周五,首刊于南周的一篇《刺死辱母者》成为中文互联网的讨论热点。

回顾整个传播过程,3月24日,也就是上周五南周发表;而后恰逢周六日,让整件事有了充足的发酵时间,其后《新京报》、《法制日报》、《澎湃新闻》都紧跟而上,在时间线上的集中轰炸,终于引起了广泛关注。

但纸媒完成传播这一环节之后,包括微博、微信、自媒体平台等新媒体渠道才接力进入全民参与讨论的模式,让事件影响不断扩大。

在微指数、微信指数中,关于辱母者的热度也是在3月26日,即周日达到了最高点。

所谓纸媒已死言论曾甚嚣尘上,纸媒亦代表着专注于严肃新闻的传统媒体人,在新媒体的侵蚀下确实被动不已,但是专业的稀缺性让传统媒体人价值得以被凸显,尤其是在信息过剩时代,纸媒的安全边际逐渐付出水面。

让UC震惊部、头条沸腾部成为行业笑谈的背后,是互联网零工经济带来的良莠不一的从业者们,这其中不可否认有优秀头部创作者的隐现,但湮没在重复、过时、过剩的信息之中,犹如零星点缀,本质仍旧混沌。

2016年,报纸停刊声明犹然在耳,在哀叹之余,几无真正深究个中原因的者。例如《京华时报》虽是一家传统纸媒,它的倒闭也固然受到了大风气影响,但在蒙牛、农夫山泉两者的立场上,其本身就缺乏了作为一家严肃媒体应该具备的客观中立,停刊也不过是意料之中。

再如《东方早报》休刊,作为颇有美誉的上海本地媒体固然惋惜,而细究起来,《东方早报》与其说消失,不如看成转型。早在2014年7月份,《东方早报》就已然孵化澎湃新闻网,而采编班底也出自东早,堪称网络版《东方早报》。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澎湃在褪去纸质媒介的外壳,以一系列深度、严肃的新闻报道重新进入大众视野。而东早的保留节目:时评、文化等栏目仍旧原汁原味。

简而言之,新媒体的出现结束了纸媒虚假繁荣的局面,态度不够鲜明、报道不够中立、内容不够专业的纸媒都是泡沫。传统媒体人就是手艺人,让这群手艺人刷盘洗碗显然不能体现价值,在娱乐至死的年代,纸媒以及背后的手艺人愈发珍贵。

新媒体泛娱乐化并不是什么凭空臆测,微博曾在王宝强离婚事件中受益颇多,仅从数据来看,王宝强近24小时热议度309304较昨日同期增长20348%;而QPS(每秒查询率,即最大吞吐能力)瞬间增长2倍之多;两个月后,微博在市值上超越Twitter。正是微博在泛娱乐化趋势下,获取了新的增长点,而由王宝强事件导致的价值重估也不过是引子而已。

尤瓦尔 赫拉利将人类八卦欲望归结于生存天性使然,了解部落同类之间的关系有助于增加生存能力。在不断解放天性的互联网时代,泛娱乐内容的阅读比重正在上升,而这一结果又反过来推动了新媒体的娱乐化倾向。《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这些传统纸媒艰难度日之时,以加工假新闻为主业的美国洋葱新闻组织反而愈发滋润,甚至雄心勃勃宣布进军影视行业。

不客气的说,新媒体是市场经济相对充分的产物,而这种充分相比纸媒又缺少了自律标尺,空有利益引导却无道德建设,由此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我不认为阅读应该被神格化,赋予学习、思考的标签;但同样也不单纯是消化碎片,作为茶余饭后谈资的生活方式;阅读千人千面,但新媒体泛娱乐化趋势对忠于严肃阅读群体显然不够友好,或者说趋势裹挟着所有用户,试图让碎片式阅读习惯变成我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

在新媒体时代,每一家平台都试图做到个性鲜明,而有态度则意味着对新媒体平台最好的褒奖。迎合与克制,是纸媒以及新媒体都无法忽视的难题,如同面包与爱情,总有取舍。

而目前无论是新媒体平台还是从业者们,过于倾向面包,将阅读、订阅置于内容本身之上,用内容曲意逢迎丧失的不仅仅是作为媒体的底限,且作为媒体的公信力也被透支,杀鸡取卵也不过如此。

在新媒体资讯平台上,我们总是能够看到虎头(标题)蛇尾(内容)的表达方式,具体在旧闻回炉加工,重复报道或者制造洋葱新闻等等,而这些内容本身并没有大问题,就如同皮鞋、胶囊本身并无过错,但是皮鞋变成胶囊则会铸成大错。而新媒体真正的问题在于大量无效信息降低信噪比,用户需要自己验证内容的时效甚至真伪。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受益于美国经济向好,其传统媒体业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进入了最后的黄金时代。以彭博社为代表的付费内容开始大行其道,经过三十多年的演变,彭博社仍旧高速增长,2014年总营收达到90亿美元;与此同时整个美国报业也在互联网冲击之下开始转型内容付费,2013年《纽约时报》推出付费墙业务,良好的业绩增长让整个报业纷纷效仿。

对于国内纸媒而言,在内容付费大行其道的当下,互联网新媒体在生产力上并不占优势,纸媒所拥有的专业内容生产者,逻辑严密的生产环节,都更能把控内容质量。而分答珠玉在前,知乎问答、逻辑思维得到、微博问答等内容付费产品在后,这些互联网产品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优质内容值得付费」的概念,又或者说,优质内容仍旧是稀缺资源,而这又正是纸媒优势。一个不会兜售概念的媒体人不是一个好编辑,纸媒还需胜任「优秀销售员」的角色。

仔细想来,「纸媒已死」不过是标题党的一种,就媒介形式而言:龟甲、竹简、羊皮、金器、石板、网络等等,千变万化;就媒体模式而言,有固定形态的也就只手之数;纸媒作为一种媒体形态,无论是出现纸上还是网上,都不会改变其本质属性——固定的内容生产方式。这也是类似人民网、新华网仍旧归类为传统媒体,而不是新媒体。

「一招鲜吃遍天」——古人是这样看待「手艺人」这件事的,好在互联网的存在不是摧毁传统,无论是纸媒亦或新媒体,在雪亮的群众眼中断然不会明珠暗投。所以内容挂帅,纸媒未死,新媒体亦需重塑。

源自:中华广告网
评论区域
1997-2016 北方国联版权所有
北方国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网络广告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6号

京ICP证140572号 电子公告审批[2002]字第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登记备案号 1101084037    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2001]字第361号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高井甲8号星立方 创意中心F5-01房屋     联系电话:010-68292920 /68292921/6829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