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媒体

经济观察报:乐视,盒子危机

源自: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4-08-29
分享到: 

乐视政府事务部副总裁刘淼不这么认为,“如果是强烈的禁止的话,那意味着未来年轻用户会用脚去投票:放弃大屏幕。那这种大规模的用户迁移,从电视迁移到PC、手机和Pad上,一定不是中央政府所希望的发展趋势。”他说,看上去皮球又被踢回了广电总局。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昊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称“广电总局”)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很快地结束这轮审查,虽然在它规定的时间点——7月21日之前,包括乐视在内的一众电视盒子厂商以及合作的互联网电视牌照方都早早地递交了整改意见书。

  绝大部分处在风口浪尖的被审查对象都宁愿沉默,他们只想尽早地结束这种状态。乐视为了新一轮的融资(非公开发行股票)在7月28日再次停牌,而更多的人在忙着8月2日流行歌手汪峰在鸟巢的演唱会,他们正尝试着首次的4K付费直播;小米4则刚刚上市,全公司上下都忙得团团转;而更多的“幸运者”只是感慨了下他们的幸运,“还好我们没碰电视。”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说。

  在广电总局7月15日下达互联网电视历史上最严厉的整改令之后,“疑似”严查对象——乐视在接下来的两个交易日里连续大跌,市值蒸发63亿元。有趣的是,在7月18日临时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与会的100多名投资者代表却没有几个是看空乐视的。“我从来都不担心乐视的业务模式,问题不大。”华南的一位基金经理称,“有没有内容牌照都不算最关键的问题,毕竟未来最值钱的还是内容版权本身。”

  而在美国开拓新业务的乐视网CEO贾跃亭在第一时间就被要求回来“坐镇”,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对乐视的致命打击。“本来我觉得这个会没有必要开,公告我也觉得没必要出,但是资本市场的反应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觉得太过度了。”他说。

  乐视政府事务部副总裁刘淼不这么认为,“如果是强烈的禁止的话,那意味着未来年轻用户会用脚去投票:放弃大屏幕。那这种大规模的用户迁移,从电视迁移到PC、手机和Pad上,一定不是中央政府所希望的发展趋势。”他说,看上去皮球又被踢回了广电总局。

  纠结的“盗链”

  乐视并非无视“风险”。今年5月或者更早,该公司已不把乐视盒子作为公司的礼品送给合作伙伴,也没有继续投入资金推广。“盒子对乐视来说,一直都不是那么重要。因为盒子在广电总局眼里,跟数字机顶盒或者有线机顶盒更像。而电视机更接近于电脑,它就是一个大型的平板电脑,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我们在跟投资者沟通的时候,就一直在强调这个观点。”贾跃亭说。

  而且情况的确有些失控。深圳华强北的小作坊主们都盯上了这块“肥肉”,他们愿意花大价钱去破解视频网站,以获取免费的版权。

  他们造出来的盒子功能要远远强于乐视和小米,除了免费看视频之外,有的还能全球同步直播超过1000个电视台的节目。为此,他们还要想办法去接收大卫星的信号,然后转换成互联网信号,这又是一个成本极高的过程。但盒子总是供不应求,生产线上刚下来的产品就被运往全国各地。以石家庄为例,这个500万人口的城市一年能卖出70多万个盒子。“我们被‘盗链’的接口在圈内一直是被排在第一位的,而且这些算法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产业链,有人破解以后销售给下游的一些公司。你说我们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该为版权的流失而痛心呢?”乐视COO刘弘称。

  而这正是广电总局严打的理由。“终端内容不管来源是哪,都要计入集成播控平台的管理,平台上所有内容都由牌照方负责。”7月11日和15日,广电总局分别约见“中央三大台”(央视、国广、央广)领导以及广东、浙江、湖南、上海四大台及地方局,严厉批评之后,提出的整顿措施还包括下线所有境外引进的影视剧和电影,不允许以服务专区的形式在电视上出现,乐视盒子正是这样,除了CNTV的播放平台之外,还有一个乐视专区用于播放它所采购的版权以及自制内容;还有就是“立即停止与某正被查处企业的合作”。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处信源得知,这家企业很有可能正是乐视,虽然它在7月17日发表声明辟谣。但联系到山寨盒子厂商对乐视版权的大规模盗取,广电总局首选的审查目标很难不是它。

  广电总局今年明显收紧了对电视视频内容的管控,5月国家有关部门对快播的查处足以说明问题。6月,广电总局的政令频出。6月24日,要求所有市面上的产品下架互联网电视的第三方APP视频内容;7月8日,强制广电系盒子安装国产TVOS操作系统;然后就是最近的一系列严查。

  需要说明的是,审核一直以来都有,只是广电总局第一次把它透露给公众。著名的“181号文件”在2011年就公布了,其核心内容就是互联网电视只能在连接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之后才能使用,终端产品不得有其它访问互联网的通道。这也是为什么像乐视、小米这样的公司必须跟CNTV、百视通、华数等7家互联网牌照方合作的原因。

  广电总局此次整改的核心区域是上海和浙江,因为当地的百视通和华数是市场规模最大的两家牌照持有者。而近年,牌照方为了扩大市场,疯狂地跟互联网公司、电视厂商、硬件厂商合作,很多审核没有做,导致盒子上可以随便安装甚至预装视频网站的APP。

  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曾在某论坛上表示,“相关机构推出的互联网电视机顶盒中有商业视听软件或互联网浏览软件,为一些不良内容大量进入电视机提供了技术支持和通道,这违反了中央的要求和总局的管理政策。”

  而很多互联网视频行业的从业者对广电总局一系列的“反常”很不解,认为与5月底成立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也称‘国网公司’)有关。NGB(Next Generation Broad-casting Network,下一代广播电视网)的建设已经进入加速期,广电体系已无法容忍因过度开放而使体系内的内容竞争力被瓦解和耗散。“广电总局别无选择,必须强化管控以利于强化体系内企业的竞争力。”夸克传播创始人王如晨称,他曾在百视通任职多年,深谙个中纠结。

  “危险”的生意

  那“乐视们”只有学着去适应未来的市场环境。“我们一直在跟监管部门表示乐视是最服从监管的,而且我们主动意愿强烈。”审查之后,包括刘弘在内的乐视高管们就一直在跟政府和合作伙伴沟通,“有些合作伙伴暂停了和我们的合作,但是他们都表示,如果还要发展互联网电视就必然要跟乐视合作,因为我们的内容太丰富了。”

  乐视的投资者们都相信如果按照贾跃亭的思路,这家公司会因为版权上的巨大优势而成为在线视频的霸主,但广电总局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又让他们意识到这有可能成为一个“危险的生意”。7月18日的投资者会议上,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乐视与政府的关系,有些投资者甚至担心乐视会改变现有的商业模式,以规避政治风险。“我为什么要改?我们内部的评估就是从长远来看,对乐视绝对是利好,虽然短期内可能对我们造成一些影响。”贾跃亭说。目前,乐视加快了与政府层面的合作,过去,跟政府相关的工作总是被放在“黑匣子”里,不需要向公关部报备。

  如今,最要紧的就是解决牌照的问题。“因为总局已经多次声明不会再发公共平台的牌照了,当然他们鼓励各个省的广播电视总台或者卫视去申请。已经有地方电视台表示了这个意向。”刘淼说。

  几天后,乐视宣布战略入股重庆有线和重庆广播,后者的广电体系正是互联网电视牌照申请最积极的一方。据乐视内部人士透露,双方的谈判过程非常快,成立合资公司的模式也受到贾跃亭的推崇,他在美国也在力推着这件事。

  乐视内部员工认为,贾跃亭的终极目标其实是电视,而且他在美国的一个考察重点是智能手机,甚至还有汽车。“他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内容和终端上,尤其是从去年开始,他在乐视超级电视的推广上是不计成本的。但在终端越来越丰富的情况下,最容易惹麻烦的盒子产品也许会被战略性地放弃或调低权重。”该员工说。“我们现在做所有的开发,都要优先考虑如何在超级电视上呈现。”乐视联席CTO袁斌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所以,有些时候,盒子就没原来那么重要了。”上述乐视员工称。

  7月19日,乐视在互联网电视上线了“党建”频道,包括“红色经典影视剧”、“党员小故事”等栏目。投资者沟通会上刘弘举了这个例子来说明乐视改善与政府关系的行动。

  乐视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的销量约为125万台,已确认收入的销量约为113万台,对应金额约为2亿7千万元,而乐视整体在上半年的收入为27.82亿元至31.58亿元。总之,盒子在乐视的收入占的比重并不高,盒子的“缓冲”在乐视或许并不算一件致命的大事。

  但经过这样一次洗礼,像乐视这样的玩家注定会思考如何去处理这个被广电体系牢牢“把住”的生意。






源自:中华广告网
评论区域
1997-2017 华广传媒版权所有
华广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网络广告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6号

京ICP证140572号 电子公告审批[2002]字第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登记备案号 1101084037    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2001]字第361号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高井甲8号星立方 创意中心F5-01房屋     联系电话:010-68292920 /68292921/6829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