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媒体

BAT投身电影业 互联网巨头有戏吗?

源自: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4-10-09
分享到: 

互联网时代,融合将成为一种趋势。文学、游戏、影视、动漫等文化产业将不再是独立的个体,而将成为交叉融合的状态。



  “现在的北京,几乎每家咖啡馆都坐着一群聊剧本、谈投资的电影人。大家开始习惯用互联网的新鲜词汇来包装项目。”国内著名独立电影导演刘浩这样描述中国电影业的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涌入电影这个充满了魅力与风险的行当。最重要的是,投身电影的热潮中,出现了互联网巨头的身影,而且它们似乎不是玩票,而是想做“百年老店”。

  电影是一门艺术,它依赖于直觉、天分,决定成败的首先是故事文本的好坏。那么,开始电影淘金之旅的互联网巨头们有戏吗?

  在阿里巴巴、百度开始玩起电影众筹后,9月17日,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宣布计划将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莫言目前唯一授权影视改编的小说《藏宝图》拍摄成电影,这标志着腾讯互娱正式进军电影产业。至此,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大互联网巨头均投身电影娱乐产业。

  就在20天前,百度、中信信托、中影集团达成影视文化产业金融众筹平台的战略合作,该众筹平台首批产品是《黄金时代》等电影,《黄金时代》讲述女作家萧红的传奇一生。据悉,该众筹平台会由百度金融牵头,目前已在百度内部命名为“百发有戏”。

  与此同时,百度旗下的爱奇艺与华策影视联合宣布,将共同出资成立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而阿里巴巴此前入股了视频网站——优酷土豆和华数传媒、文化中国等公司,其上线的“娱乐宝”项目,首期囊括了《小时代3》、《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狼图腾》等影片。8月28日,优酷土豆集团也宣布成立电影公司“合一影业”,表示每年将投资不少于8部院线电影。

  在外界看来,互联网公司进军电影业的路径大同小异,即通过众筹、大数据分析、网售电影票、开发电影衍生品等等挖掘电影业更大的商业空间。除此之外,还包括通过互联网思维进行电影的O2O营销。显然,互联网公司的野心并不仅仅是收获票房,比如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在生产内容的同时,还将进行游戏、电商等衍生品开发。

  对于正在进行中的电影业的互联网化,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甚至预言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三家打工,“今后中国电影公司可能最后变成BAT三大电影集团”。但是电影首先是一门艺术,其次才是一门科学。这就意味着想跻身电影界的互联网巨头们想玩转这门生意,不是仅靠科技手段就能够解决的。

  众筹与大数据

  2010年,曾在国际电影节上屡次获奖的独立导演刘浩还在为剧本艰难找钱的路上奔波,而近年来,形势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他透露,由于热钱的涌入,电影筹资形式变得多样,相对于以前也比较容易,会有一些互联网公司主动找上门来,谈项目合作尤其是商业片,比如他计划明年拍摄的电影《风行者》,目前已有一些投资人主动洽谈。“一个好的商业脚本、如果明星答应出演,现在找投资并不难。”

  在电影投资的前期环节上,来自互联网的众筹模式目前已被运用到电影融资中。比如,电影《我就是我》面向粉丝展开众筹,20天募集到约501万元,导演范立欣说:“互联网电影众筹帮助我们筹到了一部分经费,也很直接地告诉了我们观众在哪儿。”

  除了众筹之外,大数据也被广泛应用到电影前期决策中。号称用大数据挖掘编剧的美剧《纸牌屋》是中国互联网公司膜拜的榜样。它们认为,大数据会帮助对电影的价值挖掘更加多元化。一部比较卖座的电影,其实就是“新兴的海量流量的入口”。这种价值的挖掘会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要是通过一部电影而掌握几千万影迷的“大数据”,其商业价值更是不言而喻。“《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从创作到发行,整个过程都充分利用大数据。”优酷总裁魏明说,“我们通过对粉丝年龄、性别等社会属性以及评论、转发等使用行为的分析来进行电影创作。”

  对于大数据对电影行业的改变,好莱坞卖座影片《驯龙高手2》的看片会给中国互联网公司带来了启示,即大数据能够改善电影剧本的工业化生产方式。这个看片会由两个场子组成:家庭场和专业场。在放映现场,观众每分钟的反应都会被市场调研员详细记录下来,比如在开场某个片段,观众的反应是哈哈大笑还是无动于衷,然后这些数据被反馈到制片方那里,由此进行修改,几个月后,这些根据观众反应修改后的情节点的现场效果会被再次追踪,比如那个开场第5分钟的笑声是否变得更大声了。

  众筹与大数据被视为是用互联网思维来改变电影业的核心之一。在智道咨询公司总经理张凯的描述中,未来电影业的产业链条是这样的:电影公司可以根据对用户的精准分析而进行创作;观众通过团购在网上购票、用移动支付方式付款、到电影院直接刷二维码入场;观影者在社交网络中的评论,形成口碑影响票房;或者观众直接购买互联网观看权,在家用电视、电脑、手机观看院线大片。

  据腾讯副总裁程武透露,《洛克王国3》也是根据大数据的方式制作出来的,通过提前点映、父母审片等形式对电影进行“内测”。“一部作品是否可以改编成电影,我们会做用户调查,选导演、档期、演员,也完全通过网络统计观众数据。”

  对于互联网与电影业的亲密接触,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总裁王中磊用“电影产业进入文艺复兴时代”来进行阐释,在他看来,以前电影都是以创意者为中心的导向,而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是由观众导向创意者,这就像文艺复兴时期一样,一切回归人本,一切围绕人为核心。

  事实上,这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双向互动。华谊兄弟传媒副总裁、互联网娱乐事业群CEO胡明介绍说,电影公司可以利用互联网让公司既有的IP版权充分流动,比如华谊曾经的电影作品现在可以开发成网络游戏,电影品牌的影响力可让游戏产品事半功倍,而互联网游戏也让电影IP重新焕发生命力;而网游也可以拍摄成电影,把原有的玩家吸引到大银幕前变成观众。

  发行与风险

  在改变电影产业投资与制作环节之外,互联网也在改变电影业的发行环节。比如网络售票已经成为一种趋势。现在一线的电影发行公司诸如中影、上影、华谊、博纳、光线、乐视等。但在未来,新一代发行公司将会是网络平台。比如,优酷土豆近年来联合出品了《风暴》、《窃听风云3》等多部电影,它的商业模式就是凭借优酷土豆自身强大的网络平台的流量优势来换取联合出品权利。而格瓦拉、猫眼、时光网、微信电影票、淘宝这样的电影票网站未来也很可能成为电影票最大的售卖平台

  2013年8月,百度宣布向原人人网旗下糯米网战略投资1.6亿美元,获得约59%股份,成为糯米网第一大股东,而后在2014年1月,百度宣布全资收购糯米网股份,糯米网目前已成为百度进行电影票销售的主要渠道之一。

  华谊则在今年6月通过收购股权及增资的方式获取卖座网51%的股权。据悉,卖座网自2010年正式运营,至今服务区域覆盖80多个城市近700家星级影城。“未来,我们会和卖座网的用户、电影观众一起在该平台上紧密互动,包括但不局限于众筹内容、预售观影、粉丝社交等。”胡明说。8月底,华谊和腾讯共同推出了粉丝经济产品“星影联盟”,通过星粉互动开拓粉丝市场,组织粉丝众筹、明星见面会、订制探班等活动,未来会成为华谊O2O的重要平台。

  数据显示,2013年内地电影总票房达到217.69亿元,同比增长27.51%。很多业内人士都预判3-5年内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电影市场。陆明认为,所有的信息都说明中国电影市场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通道中,而电影行业本身准入的门槛并不高。所以BAT也好,其他行业的公司也好,进入电影行业是一个正常的商业选择。

  在他看来,互联网对电影行业的作用更多的应该是推动,而非颠覆。

  互联网时代,融合将成为一种趋势。文学、游戏、影视、动漫等文化产业将不再是独立的个体,而将成为交叉融合的状态。

  不过,虽然改变了电影投资、发行的前后端,并且影响了电影的制作环节。但问题的关键是,大数据只是改善而不能真正决定一个电影剧本的成败,如何找到黄金编剧才是首要问题。

  正如王中磊所说的那样,对于“互联网会完全颠覆电影”或者“互联网只是辅助电影不能改变电影”这两种观点,他都不赞同,在他看来要用拥抱的态度去对待互联网,互为渗透才是最可行的办法。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电影行业虽然是一个暴利行业,但同时更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这部成本6000万的电影,经历8个月的投资制作之后,实现超过6亿元的票房回报。对投资机构来说,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经纬创投就参与投资了《后会无期》。但与此同时,另一个数字更值得关注。2013年,中国电影盈利的只占总数的8.16%。

  “电影投资不是一拍脑袋就干的事情。”刘浩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不能说我奶奶曾给我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就能证明我奶奶是一个作家。专业的事需要专业的人来做,中国的电影缺的并不是资金,真正缺的是好的剧本。


摘自:经济观察报微信公众号




源自:中华广告网
评论区域
1997-2017 华广传媒版权所有
华广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网络广告 京海工商广字第0416号

京ICP证140572号 电子公告审批[2002]字第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登记备案号 1101084037    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2001]字第361号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高井甲8号星立方 创意中心F5-01房屋     联系电话:010-68292920 /68292921/68292922